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人生感悟

朵朵的那个“坏蛋爸爸” ,最感人的父爱故事

时间:2019-03-18 12:31:18

朵朵的那个“坏蛋爸爸” ,最感人的父爱故事


       对于坐牢出来的爸爸,朵朵一直都怨恨和疏远,然而当一切真相明白过来时,父亲却已经离开了人世,父爱如山,在有限的人生里,好好珍惜疼爱养育你的爸妈吧!

  四岁前的朵朵很外向,喜欢唱歌,喜欢把邻居那个大她一岁半的伟伟打得痛哭流涕,然后被妈妈带着去人家家里道歉。大人还在说着客气话的时候,朵朵又再忍不住挥拳过去,将伟伟打得连哭带爬,满屋乱窜。
 
  这时候伟伟妈就看不下去了,抓起朵朵的小手大声呵斥道:你这丫头!是不是想跟你爸爸一样?
 
  卑微的妈妈赶紧拉起朵朵往门外走,但朵朵很倔强,一边挣扎一边辩解:妈妈,是伟伟先骂我爸爸的,他说我爸爸是坏蛋!
 
  妈妈抱起她往家里赶,一进屋,放下她,妈妈自个儿哭去了。而朵朵依然倔强地像棵仙人掌,站在门前骂伟伟:坏伟伟,你爸爸才是坏蛋!你妈妈也是坏蛋!
 
  六岁的时候,朵朵突然变得内向。虽然伟伟已经背起书包上了学,且还会时不时地送她小人书,但她不喜欢。只因为,她长这么大,从没见过自己的爸爸。
 
  幼儿园的小朋友开始学着大人的样子对她说:朵朵,你爸爸是个坏蛋!
 
  这时的朵朵不再打人了,班上的小朋友足有三四十个,她打不过来,也突然不想打了。因为她也怀疑自己的爸爸是个坏蛋,不然为何那么多人都说他坏呢?
 
  这个问题抛给妈妈的时候,却换了一个巴掌!从未对她动过粗的妈妈边流泪边打她,嘴里还骂着:你这个没有良心的东西!谁都可以说他是坏人,只有你不能!你再这样说,我就打死你!
 
  虽然朵朵再没问过爸爸这个人,也没有在妈妈面前说他是坏人,如果所有人都说他是坏蛋,而自己就成了坏蛋的女儿。
 
 
 
  八岁的朵朵要上小学了。
 
  妈妈为她买来新书包,一边往肩上背一边说:朵朵,能陪妈妈去一个地方吗?
 
  朵朵知道,妈妈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跑出去,至少两天不回来,再回来时眼睛就肿肿的,很可怜的样子。曾经她也恳求带她一起去,可都被拒绝了。
 
  这一次,朵朵被妈妈拉着小手,上车,下车,经过半天辗转,终于到了一处高墙下面,那墙太高了,就像课本里描述的长城,全是砖面的,灰灰地,透着一股冰冷的气息。
 
  越过铁门,朵朵终于明白,这里不是长城,也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,这是监狱。对面那个满面青胡、一脸憔悴的男人,让她害怕。
 
  特别是他眼神里的东西,很吓人,闪着光,泪光眼渴望聚在一起,让朵朵感觉自己面对的是一匹狼。
 
  很快,“狼”说话了:这……就是朵朵?
 
  朵朵吓得往妈妈怀里扑,但妈妈却拼命地将她从怀里扯出来,凑近了给“狼”看:是的,这是咱们的女儿,八岁了,今年就上学了。
 
  “狼”显得很兴奋,隔着玻璃抚上前来,嘴里叫着:朵朵……女儿……妈妈一边把朵朵往前推,一边说:朵朵,叫爸爸。朵朵小小的心里,却一直翻腾着一个词:坏蛋!是的,眼前的“狼”就是坏蛋,他不仅没给自己正常的家庭,还时时处处让自己受外人欺负。透过那扇玻璃窗,朵朵用警惕的眼神看着“狼”,生怕他会跳过来吃了自己。
 
  妈妈抱紧朵朵的手不停地颤抖,对“狼”说:对不起,我没教育好她。可她是个很认真很努力的孩子,成绩一直很好,很聪明,歌唱得非常好呢。
 
  朵朵的歌唱得非常棒,这是所有人都承认的。如今妈妈在“狼”面前提及这些,朵朵小小的心里立即充满了骄傲,忍不住挺了挺胸膛,往前站了站,井抬起眼睛看“狼”,看到“狼”那双蓄满泪水的眼,她甚至觉得,他好可怜。
 
  这时妈妈再推了朵朵一把:快,叫爸爸,时间不多了。
 
  时间不多了。最后这句话给了朵朵提醒。她不明白什么叫时间不多了,但她知道,自己在心里积蓄了八年的呼唤,再不喊就迟了,或许妈妈再也不会让自己来这里。
 
  爸爸……终于,朵朵弱弱地叫了一声。
 
 
 
  十三岁那年,朵朵上了中学。
 
  她的学习成绩很好,歌唱得也越来越好。有老师建议让她上艺术学校,早早接受培训。
 
  可妈妈听了微微地摇头,她说:老师,谢谢您。可这孩子……家里也没那条件。如果她爸爸能回来,就好了。
 
  老师惋惜地摇着头走了。已经渐渐懂事的朵朵,开始在心里恨那匹“狼”。她知道,他不仅带给自己跟妈妈无尽的痛苦,还让自己不能像其他孩子那样学她想学的东西。
 
  当天夜里,朵朵在自己的作业本上写了满满一大篇——坏蛋,然后她做了一个长长的梦,梦里有一匹狼,正温柔地抱着自己,很温柔很和善……
 
  第二天,妈妈拉着一个男人的手笑着对朵朵说:朵朵,爸爸回来了,叫爸爸呀,他……回来了,再也不会离开咱们了。
 
  朵朵吓得后退着,抓起衣服跑到了学校。每跑一步,心都会剧烈地痛一下。她承认自己小小的心里渴望过千百次的父女重逢,但没想到会是这样的,竟然想逃离。
 
  早自习课开始的前五分钟,老师托着一个饭盒送了进来:朵朵,这是你爸爸送来的,他说你没吃早饭。
 
  朵朵没有去接那个饭盒,她知道那是“狼”在诱惑自己,他想用一个饭盒把亏欠自己的十三年就这么轻易地抹煞,不可能!
 
 
 
  一连两个月,朵朵都没拿正眼瞧“狼”一眼,甚至当对方主动夹菜过来之后,她都会毫不客气地挡回去,或直接从碗里剔除,扔到桌上。“狼”再夹,她再扔,常常一顿饭下来,满桌的狼藉。
 
  好几次妈妈抬起了手,可都被“狼”挡了回去,一边咳嗽一边说:不怪孩子,是我不对,是我不好。
 
  妈妈这时就会流泪:可你……总得让她知道真相吧?
 
  “狼”赶紧制止:千万不能说!孩子的心理负担已经够重的了,不能再让她心烦。
 
  这样的表演多了,朵朵连妈妈一起都恨上了。她觉得,之前妈妈心里有自己这个女儿,之后“狼”来了,自己就一无所有了。
 
  于是,朵朵开始逃课,开始跟着大孩子去街道附近那些歌厅k歌、跳舞,什么事儿出格她就做什么事儿!她希望得到别人的关心,然而听到最多的却是:这孩子,一点也不像她妈妈,越来越像她那个穷折腾的爸!
 
  这话传进朵朵耳朵里,她觉得自己快疯了。那只“狼”像一种毒,充斥在自己的生活里,挥之不去。过去带给自己坏名声,如今又回来跟自己“抢”妈妈那点可怜的爱,真是可恶!特别是夜里,他会不停地咳,咳到让朵朵恨不得杀了他!然后朵朵就听到妈妈钻进厨房打鸡蛋的声音,虽然很轻,但那香味是隐藏不住的。再接着,朵朵就会听到“狼”吃鸡蛋的声音,呼呼噜噜地,像头饿狼。
 
  第三个月的时候,朵朵突然接到市里艺术附中通知。她被艺术附中接收了。虽然上面的学费写明:已收。但那昂贵的学费还是吓了她一跳。
 
  可她没有问妈妈,她不想知道钱是从哪来的,反正能唱歌就行了。
 
  进了艺术附中的朵朵开始住校。每隔一个礼拜,妈妈就会来送一次吃的,那些鸡蛋跟油饼是她的最爱,看到这些她会孩子气地笑,然后乐呵呵地将妈妈送出大门。
 
  可大门外总会有“狼”的身影,每看到一次,朵朵就会不悦地掀起小嘴,然后匆匆跟妈妈道别。不知何时,妈妈来得勤了,可那身影却没了,好多次见不到那个身影时,朵朵就会在心里暗骂。哼,一切都是装出来的!
 
  这话说给妈妈听,妈妈的巴掌再次落下来,只是打在她自己身上:朵朵,你让我说什么好昵?他是你爸爸,是这世上最疼最爱你的那个人!你不能老这么伤他!
 
  朵朵不睬,她不是不懂得感恩的孩子,但她清楚,自己是妈妈一个人拉扯人的,跟“狼”没有任何关系。
 
  十五岁这年,朵朵在市里的歌唱比赛上得了一等奖。
 
  拿上奖金的那刻,她跑去商店给妈妈买了一个漂亮的发卡,还有一双艳红的鞋。因为她听说红色能让人转运,而穿上红鞋的人就能走鸿运。
 
  妈妈捧着鞋泪流满面。“狼”也跟着流泪,弱弱地说:哭啥,这是好事儿,孩子知道感恩呢。
 
  听他提到“孩子”两个字,朵朵心里突然就酸酸的,他已经回来两年了,自己始终没叫他一声爸爸,更没给过他一个笑脸。但朵朵知道,自己每年那笔高昂的学费,是他跟妈妈一起赚来的。虽然她从不曾问起过。
 
 
 
  “狼”去世那天,朵朵正在准备文艺会演,她却怎么也投入不进去,总感觉会有什么意外发生。
 
  果然。他说去就去了,不过两年光景。妈妈一边拉着朵朵的手,一边哭:傻孩子,你知道你这两年的学费是哪里来的吗?是你爸爸卖血换来的!他本身就有病,每隔几天还要去抽一大管子血!而你竟然连声爸爸也不叫!你知不知道他当年是怎么进去的?他是想赚钱养活咱娘俩,疲劳驾车才撞上人的!你知道吗?
 
  这些,朵朵不知道。她甚至从没想过要知道。她只知道,自己的心一直被埋怨跟愤懑充溢着,她也知道,“狼”待自己的好,早就一点一滴地浸润人怀。只是,来不及张口。
 
  照片上,他温柔地笑着。朵朵想伸手过去抚一把,可距离那么远,她怎么也够不着,只觉得手臂好沉,泪水肆意中,她忍不住叫了一声又一声:爸爸!爸爸!爸爸……



上一篇: 落笔处,云烟几度

下一篇: 50块闯深圳,两起两落,他从负债10万到身价过亿!

本文链接: http://pwees.com/rs/6417.html (转载请保留)

Copyright © 2018-2020 幸运飞艇现金网平台_99爱彩网 版权所有